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毛旭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现场|四章节超两百件作品回顾毛旭辉四十年创作

2021-07-11 13:19:45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裴刚 
A-A+

  2021年7月10日下午,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北京第一&第二空间,双空间同时推出“永恒史:毛旭辉四十年回顾展 1980-2021”,呈现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毛旭辉个展。此次展览筹备经年,也是继2020年初唐人香港空间“意志:毛旭辉个展”之后对毛旭辉艺术创作的全面回顾。

UmluZ98okLHQrvhRFLS5GIrMEepBlfqbtl4Tuhdr.jpeg

毛旭辉工作照

  本次回顾展由戴卓群担任策展人,从毛旭辉艺术生涯的各个阶段,精选超过200余件包括布面与纸本以及木板油画、纸上水墨、手稿、布面综合材料等多元媒介的作品。整个展览依据不同时期的内容与风格,分布为四个章节,分别是“生命·具象”、“权力·家长”、“意志·剪刀“、“圭山·写生”,力图以尽可能多面的视角,展现艺术家毛旭辉跨度四十年以来的不懈创造力。

  “毛旭辉所追求的艺术是永恒发展的,而艺术史的书写是不断反复的。‘永恒史’是这样的两个部分构成的。”策展人戴卓群试图对毛旭辉专注而又驳杂,题材和风格彼此交织的创作生涯,进行更清晰的观察,依据不同时期的内容与风格,思路逐渐成形,最终编织成为四个独立的章节,分别是“生命·具象”、“权力·家长”、“意志·剪刀”、“圭山·写生”。这四个方向的工作,“生命·具象”主要集中于早期前卫艺术时期,以“新具像”和“生命绘画”为核心旨向的绘画实践,既是毛旭辉个人创作的起点,也是贯穿在其所有作品中的底色。其中 “权力·家长”和“意志·剪刀”,在时间上是同步形成,且并行发展的。“圭山·写生”则跨越艺术家四十年创作生涯的首尾两端,回归自然和土地,往往是艺术家在历经深刻的精神孤独和艺术抗争之后,能带来内心平衡的宁静力量。

83quf9IWc5MBrn8mg1kuRcHLYgvgLgpzkTmAt53W.jpg

展览现场

TNCi9H2FZVpkc4x4HHJoJlXaLGaIv1ADDDmHPnF0.jpg

XRi15T8r6c3BS3GFh7CAuy0MlEb7oGUQCFywmTGM.png

9sqxMZfo3WyQPitgYK56XVm7PcVcIHKDHnyBzkBo.jpg

ssxAIi7SiGk2FXycvvxLuQufXJ27ApX1v5niMzX3.png

KgBRg97iQqt7mUvO41fKseSXd2dmfioLF2q3GkCI.jpg

D5BjTI7fhtgMibdRLOoPmO0n1CTLNfAvcZrYYVSL.png

Jm34EQ8GifB484WUku0O2Vvx1sQ5PGKZga2LChQh.png

展览现场

  圭山·写生

  “圭山时间,一种凝固的时间,一种重复的时间,一种省思的时间,也因此成为了一种具有永恒性的时间。”戴卓群梳理了毛旭辉“圭山·写生”:1979年毛旭辉和张晓刚等人,初次前往圭山写生,这次写生,也为1980年代与2000年之后一再回到圭山埋下了伏笔。而毛旭辉对圭山和写生的认识,也随着时代际遇和艺术进程的纷纭变幻,产生了绝然不同的变化。从文革结束后的“乡土热”;到1980年代前卫艺术浪潮中从身体到精神的自觉回溯;再到2000年以后持续回归圭山的创作和写生,此时,毛旭辉已经将圭山视作为滋养新艺术的沃土,视作全新的出发。正如艺术家在手记中对自我的发问:“为什么就不能往回走,往前就那么正确无误?”当然这已是历经世事沧桑的后话,时间是永恒的流动的形象。

badUOdw4FxK8bYpIXUqr16MT6TpUyuzLcpjJz2NH.JPG

66z1mh8pkIV1251TpGPuytmiUqpIXs331dFWyp8w.JPG

xovULOxQGVpBzjPxU7j9ou6TpWZbjBjahnXY5pHL.JPG

xjMwKv5AwZ0wxZQEEFBDEx6YaNDFusSPMKatAFZA.JPG

0YSPmEZQh7DebT2AfP9mH08DhcVdhopjtwB9YXri.JPG

13tRCdm0xqFy5bNS5ueiRTxUAlRxQLuuUQnCinei.jpg

“圭山·写生”章节 展览现场

  毛旭辉手记:

  很多年来,创作的感觉基本来自我生活的这个城市,作为中国最边远的省份之一,它始终培养着一种个人的纯粹内心的东西和一种原始力量。在这样的地区,个人的创造欲望一旦醒悟,它更多只能依靠内心的力量去开辟通往梦想的道路,在一个缺乏应有文化氛围和关注艺术的现实中,外来的信息要么来得太迟,要么充满混乱。除了来自自然的启示、古老的信念以及那些陌生国度的思想,个人的独立思考显得尤其重要。当然往往遇到的情况是,灵魂在漫长的孤独中燃烧和熄灭,很少有人穿过高原这道“窄门”。

X2SrHzg92x4eHH3RYr0diPPKpZDVAaRH8lOV4Uhh.jpg

毛旭辉,喝茶,62×110cm,纸本油画,1981

ZS8wVEhdQORGVnewk00hvbJ3WxlqnrKdtEthpQF6.jpeg

毛旭辉,圭山写生·村口,40×50cm,纸本油画,1982

2lMW4Gl2sNxfuMRJiBuJ4k35iHsoRP4RdmmSPqYi.jpeg

毛旭辉,圭山三月,90×100cm,布面油画,1986

9sC1y7jjTfLNXPzTOPQMUE4CiBH0te2b4zbHB1vZ.jpeg

毛旭辉,圭山组画·红土的恩赐,——春天的绿树枝,80×120cm,布面油画,1987

  回到圭山是一种时间的重复,一种感觉和生命的重复。生命其实就在几处打转转,糯黑村民大多数一生就在百十公里的范围内——在土地上劳动,吃自己种的山里长的,睡在自己盖的石头屋里,烧着柴禾、树根、荒草、牛粪,狗是看家的……生活可以如此简单缺少变化。在圭山起伏弯曲的红土路上,感觉自己在往回走,在回去……回到二十八年前初到这里的感觉……为什么就不能往回走……往前就那么正确无误?

FGO6f68m2R8nDzsaKApoaFr9JU61wE1PT2lZdul6.jpeg

毛旭辉,圭山写生·红土路,60×81cm,布面油画,2006

Aof0ZDNWQK7Dp0q65gYzlfUyof0vdtW85ErVMEfX.jpeg

毛旭辉,圭山·有瓜叶和牵牛花的风景,70×90cm,布面油画,2010

7qEv9JjJSHj3QWxA6rh8uT8zeHUIEKYPzZvnmwpD.jpeg

毛旭辉,圭山·玉米秆儿垛和烤烟房,60×80cm,布面油画,2010

VXFdQ3bSoaMedMOQgPrT1mMjEKTIJXtvGhvE6xih.jpg

毛旭辉,圭山写生•春天的西北村口,75×165cm,布面油画,2014

  写生——它是一种让自己心里踏实的办法,油画的传统不在我们这里,其经典都在异国它乡,写生多少能够弥补这种缺失的感觉。面对大自然、面对一个物体、一种空间和质地,它就在眼前发光发亮,得通过自己的眼睛观察和手上的活计,才能画下来。光凭看画册和美术馆是不够的,得动手写生,积累出自己的经验,才能保证一个画家的价值得到体现。总之,我画写生就是出于这个目的,当然我没有停留在写生上,而且我有影响力的创作都不是写生,但那一切都与经常写生有关。

QX03aB6sfScg2na5tEt27r31o866w06FOhoOIBzD.jpg

QzP2CWIH5POixErBcnMxfcPfIqE0xVWiCUipnsY6.jpg

lxNqiOkFxpqD6RIMhzeYEUJ69yvs2vbPCs47eNzY.JPG

DYsfKmnLXg46YBXeuZyn2RiR8yJvVYzRXr5nSWXI.JPG

366Oi713pTXlzuAoWXAUtCRILWWmIf7dxroCgnWw.JPG

“生命·具象”章节 展览现场

  生命·具象

  1985年至 1989年间,毛旭辉号召云南、四川等地的众多艺术青年组织成立了以“新具像”为旗帜的“西南艺术研究群体”,在绘画中表现和歌颂中国西南地区强烈的生命意识,该活动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先锋运动“’85 新潮美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OZnSOZSxqF6E0CZ9kwBUyaIxxELWpCdn3ZeUNAW6.JPG

毛旭辉,秋日的舞蹈,88×63cm,布面油画,1982

O0SUFSSLJwaVj65jqxEaOQctpqoqtT6XbbmAuR3h.jpeg

毛旭辉,红色人体,48×100cm,板上油画,1984

  毛旭辉手记:

  艺术是从每一个个体呈现出的生命形式,可以把它称之为心灵的具象和生命的具象表述,它的出现不是界定某种形式而倡导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将起到一种催化作用,使艺术进入艺术本体,即一个特殊的视觉世界的建立。

L2owlHXu2kFdY6ELIezBfhQh21oDl2LOoCd3jDob.jpeg

毛旭辉,夜晚的蓝色体积,82×98cm,纸本油画,1983

7ia2gX7wdwYUR2RnbxSBquYsf2IR22tvjWdbEMcN.jpeg

毛旭辉,有白马和女人体的自画像,30×40cm,纸本水彩、油画棒,1985

  生命是活的机体,它在我们感知之中,也在我们的意识之外,它的变化莫测和不重复性常把认识甩在后面。它自由地向前或者衰弱,像梦一样展开着,“不合逻辑”地推动我们走向未知。在经验面前它总是干着越轨行为,干着扫盲工作。在我们的理性看来它一直在闯荡世界,过着冒险生涯。

GunIjFw0XEocEuddu2ebYfOhvec5qBrFYED5EZUr.JPG

Z96hHl9rP6b50xwqnCYQQgZ7qwaTGxHnawqUCp79.JPG

e4V64PXvYFgG8G9z87fyEJmZPxhXWmwUDZstBzTl.JPG

tHStsnQ6IkmNCY8eMa6v1CGMcWqO9HxgeKl4L2xz.JPG

otciMxc93z6HwNlD9S77sYohryUtnzeImYjEpTQ7.JPG

is38ETIUHKE99NUIXz1X6OYsQIel5KcIdajWcvD5.JPG

“权力·家长”章节 展览现场

  权力·家长

  1993年,毛旭辉向昆明市电影公司申请停薪留职,成为一名自由的职业画家,并开始创作《权力的词汇》《日常史诗》等系列作品,毛旭辉说,“我从不歌颂权力”。但他却通过绘画,表达出了对权力的不安、恐惧、愤怒和绝望。人类是权力的产物,某种程度上,文化也是权力的产物。“权力的词汇”在他的绘画中具体化成为了“家长”、“靠背椅”、“钥匙”、“红门”、“古钟”和“剪刀”等一系列形象。他将委拉斯贵支的教皇英诺森形象变形成为了一种具有尖锐视觉感受的半抽象形象,一个普遍的指称性形象,发展出了《坐在靠背椅上的家长》系列,一种中心构图的权力象征。

StJDrQVInFrGZC5uaqhnzrBZGcZV8zcERzarrF96.jpeg

毛旭辉,靠背椅上的白色人体,101×81cm,布面油画,1989

zgWMru0BQiIwcTN77BSYYje2IlzRgBWPVnu4QxM7.jpeg

毛旭辉,有方门的红色家长,77×53cm,纸本油画,1989

R6B9Y2lpBmuuvolUFGyGyAJmICpLBnqdIxejSiQ7.jpeg

毛旭辉,光荣·孤岛,180×145cm,布面油画,2005

wRszmLWEKRaArY9trbmwKB7YKNe6PkMmWalEKDqk.jpeg

毛旭辉,家长的黄昏·孤岛之三,160×200cm,布面油画,2006

woi0S5vUEpnVzUEp3ofQKd8JEWQgogVqOLJ3I1i9.JPG

毛旭辉,历史课,195×195cm,布面油彩丙烯,2009-2010

  毛旭辉手记:

  我选择了一个“主题”,或者说是它选择了我。它渐渐地形成、扩展、推开其它的问题,意志力因它而焕发出来。我不断地画“家长”这个东西(1989年以来我几乎全身心投入其中),并没有完全感到满足,至今还被激发着,要做很多工作。这是身不由已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更加了解自己的力量和过去不甚明确的东西。人的力量有一个突破口,就像火山这样的现象。有张明信片写得很好“会有这么一天……破出。”这很重要,一个艺术家全靠这种突破而对这个世界有所贡献。

5XLjRuQKLFP3FEts9XZocWzczsDHhBXdOT65pZBk.jpeg

毛旭辉,家长系列·大黄钟,139×112cm,布面油画,1991

auvWUyd36022IVogNMtDLKhOTM83Ox9KBODAfyiT.jpg

毛旭辉,家长的靠背椅,家长的靠背椅·黑框,151 × 120 cm × 2,布面油画,1992

Uf6KYBHxCbLTDsdCM0NCdBp1d3G4AMIzZkM9bGkn.jpeg

毛旭辉,家长的红色座椅,103×77cm,布面油画,1993

DrKKuJ00IDLENaTk0O6nBAgwPCh6W2072UlNZyxe.jpeg

毛旭辉,两个家长,74×98cm,布面油画,1993

x1xE5moWmqNjpZfSQ1gvK7IJZqpoS93XHh4vpCKp.jpg

毛旭辉,红色靠背椅,195×195cm,布面油画,2010

hnu19hnhcLl2TJJk0UNjsg1hoScKlfe8Lr1VAUPO.jpeg

毛旭辉,倒下的椅子•暮色,200×200cm,布面油画,2011

XsVn71eCpNnTu4yFHI9yBT8GMMjfxP6cSHcneVoj.jpeg

毛旭辉,倒下的椅子与干涸的河床,120×300cm,布面丙烯,2011

  我所理解的艺术家是一个“图式”的创造者。我相信形的力量,因为有形,才使我们感受到无形的东西。一个形逐渐地在我们脑海中形成、展开,并非一下子从石头里跳了出来。这需要一个不断的渐变过程,而这种过程是用时间无法计算的,它一点点地冒出来,或者当初仅仅是朦胧一团,就像大自然中任何事物一样,随着你的不断企及便逐渐走了出来,变得愈来愈鲜明、愈来愈有力量。

NOQuyifQfDOscMGlH3kS9ymTnTqkgzHHKxygpdxg.JPG

LhKMT0AYot4qWDwLUy96cvRYubLkuMuRJD7Q9944.JPG

AhmF2eDJcwD6F7J8vmsrBNEJISXxR8ZqgN7tWStG.JPG

MpQIrS3VOtUSGXvmBWZSol20jWhvxSJaVnPu1DQn.JPG

QWdn1c3l7CZiWcLqfKzEu4JpftpHTDM1LhEv4rR2.JPG

CHCxx8rNCptlyiWGaE3L1P7Sel5FCF4WYf0EPAZm.JPG

“意志·剪刀”章节 展览现场

  意志·剪刀

  在戴卓群对毛旭辉1990年代后期创作状态的梳理中写到,毛旭辉越来越走向自我的日常世界,深受博伊斯“社会雕塑”观念的启示,他将目光投向了日常生活,产生对日常生活用品的关注和兴趣,“椅子、钥匙、剪刀、药、烟、茶杯、酒瓶……这些东西与我们的生存极为密切,它们同政治、经济一样,相关着我们的生活。”在《日常史诗》的创作中,他试图从现实生活的日常之物中发掘一种永恒的品质,一种伟大的艺术意志。究竟是刹那还是永恒,他曾举例道,“看看埃及就知道什么是时间、风化和永恒之感,也知道曾经的辉煌和没落,神会眷顾一个地方也会遗弃一个地方……神从埃及、希腊、印度、巴比伦走了,留下了空空的破败的神庙,留下了被沙土掩埋的残迹,当你从历史的坟场走过,懂得的不止是伟大辉煌,还有虚幻、渺小和脆弱,会让我的绘画也有类似的表达。”

WqojTC1GV9CN0iqdUZKHQkBkD3uYA75wmDQDQgNI.jpeg

毛旭辉,庭院,66×67cm,纸本水墨,1991

HPo8T5nfcDFpHbTMtCPxdU8J4Lcm9FQuTFp46vVZ.jpeg

毛旭辉,剪刀和红房间,85×120cm,布面油画,1995

6BGFoMVkvYB7w6leGROJA1jpL1dNUBDHY2wAXF58.jpeg

毛旭辉,剪刀和小区楼房·冬日,145×120cm,布面油画,1995

Xdkl6C0w0FdmBKsJThI42WZWHNpGP1PLYSZ7AG65.jpeg

毛旭辉,剪刀和你的烦恼在一起,145×120cm,布面油画,1996

jOWP07xbnVW8Mt0uYvStV9mOmmX0snLmXTuuCCsh.jpeg

毛旭辉,有西山和滇池的红色剪刀,180×150cm,布面油画,1997

  此后,在毛旭辉的绘画图式里,单纯、大方、孤独的形象,就像艺术家的精神自画像,伴随着1990年代末的乏味与沉闷,这一时期毛旭辉从罗斯科、蒙德里安和莫兰迪等艺术家身上获得了启示和慰藉,罗斯科那宗教式的神秘氛围,蒙德里安使用直线和纯色这样最简单的要素来建立绘画的形式与精神维度,以及莫兰迪那如修道士一般单纯的“无意义”绘画,都激励毛旭辉走向“形而上的剪刀”,通过将形象、色彩、线和面等方面的抽象化过程,穷尽和永恒化剪刀。即使在精神上最苦闷和孤立无援的时刻,毛旭辉自信,“我肯定会有新的东西。每一个生命阶段是不一样的,每一个阶段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只要忠于这种感受,我就会找到绘画的理由;其实生命就是我们的资源、创作的理由。只要我们还能行动,还能感受,创作就不会停止!”永恒,既不是过去,也不是未来,永恒就在当下生命悸动的时刻。

zhR5NM9SENqq4FYaJdv1elGKMAb8cmPTX2kefeuw.jpg

毛旭辉,倾斜的红色剪刀·四分之一把,130×180cm,布面油画,2001

YP4UCffleMRF0qefbfmmrq6SR1OhHVIZmTCWd0wI.jpeg

毛旭辉,四分之一蓝色剪刀,113×138cm,布面油画,2002

74nFvxXgdjYGeYxsV4p72WpxgH2usmz9uAifZmLN.JPG

毛旭辉,四分之一把黑灰色剪刀,50×50cm,布面油画,2004

HVFuNFqOpPiGmc8ix5NmOLOVvLCWQpOEVEphNbet.jpeg

毛旭辉,半把黄色剪刀,180×200cm,布面油画,2005

  毛旭辉手记:

  一把剪刀——一个日常用品,谁都在使用它,我现在经常在使用——在绘画上,就像别人常使用人的脸和躯体一样。对我来说,“剪刀”便于塑造和作视觉上的各种变化。开始画剪刀时(大概在1994年),我把剪刀作为上个创作阶段,即“家长系列”(1989—1993)意向上的某种变化来把握。“家长系列”关心的是权力问题,后来想通过一个日常用品——一把剪刀来体现权力的力量,即这种力量无所不在,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有时我也把剪刀作为一怪异的符号来使用,将它拼贴在各种现实生活的场景中,以表达我的某种愤怒和不安的情绪,通过这样的阶段之后,我现在画剪刀已用不着去想权力的问题,我更加关注于剪刀的造型因素,一把剪刀的造型会使人联想到剪刀的功能,其实现在我以为,重要的不是去谈论它(剪刀)要去剪掉一些什么,而是这个造型的感觉——它的意义——形的意义——它作为造型而不是实际意义的那种效果。确切地说,我画的不是剪刀,而是一些剪刀的造型。

A4bFly9cGWna8XNV1SHQozz7Q8h6TQzWBHe3Gjun.jpeg

毛旭辉,春天的剪刀·一把或两个半把,180×250cm,布面油画,2009

uASLHTeoY7uYDBaihV1qNcmBdp4ynd3GooziPFXL.JPG

毛旭辉,剪刀丛林·光芒,300×220cm,布面丙烯、油画,2018-2019

  今天我的创作仍然在两个方面进行着,家长的黄昏感、日常中的诗意、平涂剪刀的抽象性和符号价值、动荡的笔触和洁净的平涂的方式都交叉地出现在各个阶段的作品中。有时我也因为这种矛盾的状态而不安,但反省自己从学生时代一路过来,都在这种矛盾的逻辑中成长。

  你可以说是一种分裂的状态,但对我却是自然现象,这些矛盾和分裂其实让我获益匪浅,它使我思考问题更加全面,对这种状态的认识和体验也是对人性的理解,人是这样的动物——感性和理性、玄学和科学、社会性与个人隐私,再说极端点就是善与恶、黑暗与光明,都会同时存在一个生命体中,或者如传统文化中的阴阳学说,都是对人和事物中的两重性的深度探讨。所以即使我近期画的简约和硬边的绘画里,仍有人性的感觉。

 

lNwg91MGIsXFJhTcw8t9Qtq4ndXgux4jNxwGmCeo.jpeg

​  永恒史:毛旭辉四十年回顾展 1980-2021

  策展人:戴卓群

  展览时间:2021.7.10-8.26

  展览地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第一&第二空间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毛旭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